新闻网 / 建大新闻

建大新闻

2018·建行记之“走尽建筑”【壹】:风起鹭江

部门:建筑学院 供稿:代云 审核:王秉楠 发布时间:2018-02-10
阅读次数: 【字号:

【编者按】为教育引导学生重视实践、推崇创新、面向应用,突出建筑类学科专业特色,充分调动学生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建筑学院开展2018年建行记之“走尽建筑”学生社会实践活动。此次实践教育,建筑学院2017级本科生参加,由辅导员代云指导。学生运用专业特长,鉴赏建筑之美、探寻建筑奥秘、学习建筑技艺,在领略建筑魅力的同时记录所见、所闻、所思,在游历建筑的旅途中观赏设计、探寻技艺、感受文化。本次建行记,旨在发扬学生智慧和力量,传承“弘扬建筑文化”的优良传统,坚持“学以致用”理念,注重建筑特色和内涵挖掘,秉承以“提高质量为核心的内涵式发展之路”引领学风建设,是立足新时代、贯彻学习党的十九大精神及推进学校第一次党代会精神落地生根的有效举措。萋萋寒日,并未挡住莘莘学子追求建筑梦想的脚步;温馨春节,阖家团圆、共话成长的幸福时刻,讲述着建筑的故事……让我们跟随笔墨和文字的思绪,探寻“行思之旅”,共餮建筑文化长河中的无穷魅力。

 

  风起鹭江

  (作者:建筑学院,园林171班,韩希元)

  相比于历史悠久的首都北京,厦门历史算不上长,建城至今仅有600多年。但它却在近现代史中占据着一席之地。厦门历史地位的彰显,始于明末清初。明永乐以后,中国闭关自守。郑成功为筹集军饷,在厦门设立五商十行,以厦门港为中心,开展海外及沿海地区的贸易,从而带动了厦门的发展。近代的厦门由于其宜人的气候和重要的地理位置,成为帝国主义列强觊觎之地。鸦片战争后签订的《南京条约》中,厦门成为五口通商口岸之一,也成为中国最早对外开放的城市之一。新中国建立后,台湾海峡两岸的军事对峙,“炮击金门”,也是在这里进行。改革开放后,厦门被划为经济特区,成为经济发展中的新焦点。

 

 

  在厦门岛西偏南的一片海域上,一群白鹭正优雅地盘旋飞翔着。因此这片海域被命名为鹭江。鹭江两岸是最原汁原味的厦门。但这里要说的不是厦门,而是它的对岸 从厦门海滨远眺鹭江西岸,呈现在眼前的就是潮涨水涌,浪击礁石,声似擂鼓的——鼓浪屿。鼓浪屿是中国近代史的见证者。鸦片战争后,西方列强蜂拥涌入鼓浪屿,纷纷建造别墅公馆,成为西方人居留地。在此期间先后有英、美等十几个国家在岛上设立领事馆或领事机构,并逐渐吸引大量闽台富商、华侨及文化精英上岛。正式因为如此,鼓浪屿产生了独特的历史背景,形成了独特的文化内涵。风起鹭江,百年风雨,这里变成了一片片中西合璧的历史建筑群,建筑风格包罗万象。上千座风格迥异的建筑,诉说着一段段或屈辱、或愤慨、或热血的历史;无数张门牌,流露出百年来的沧桑岁月。与此同时鼓浪屿因钢琴的数量很多,成为“音乐之岛”。此外全岛仅有步行这种交通方式,也使人产生“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的独特感受。行走在岛上,即可在巴洛克、欧罗巴、南洋风情间极速穿梭。

 

 

  作为一个游人,我希望更多的不是在走马观花式的打卡,而是静静体会这个地方的真正生活。因此我极力避免在南锣鼓巷式的商业区域和熙熙攘攘的景点逗留,从而更多融入到当地的生活中。坐在岸边,沐浴着温暖的阳光,呼吸着温润的空气,吹着海风,思考人生。惬意不过如此。

 

 

 

  漫步岛内,感受到的是很慢、很慢、很慢的节奏,跳动的秒针,开始凝固。道路两旁的建筑把思绪带回到近代的风风雨雨。一座座新翻修的洋楼展现着百年前列强统治时期的繁荣。酒吧、会所、使馆、教堂。这种繁荣并不是真正的繁荣,他们的背后是一段段屈辱的历史,一段段自强不息,夹缝求生的民族史诗。更加现实的是残破的爬满藤蔓的散发着一股股残破气息的洋楼,一栋栋现代的城中村式的现代民居;小巷中穿梭着的悠然自得的岛民,和他们对游客视而不见的悠然。大概是开放较早的历史原因,岛上拥有西洋乐器的人家很多,岛上也有几所音乐学院、音乐培训班甚至乐器相关的博物馆。

 

 

 

  鼓浪屿的地理位置带来了宜人的气候,也成为列强前来的理由。而这段历史又影响着鼓浪屿的地域文化。而这种地域文化有促使着这种悠然自在的生活方式的形成——简直和这里的环境天作之合。这里的浓厚的地域文化和独特的音乐基因,也通过这一座又一座历史建筑向下传递。

  岛上的小动物们也都过着悠闲的生活。路上一片草丛里安然坐着一只喵,看到我靠近,居然摆好姿势等我拍照,大概是见多了游人的见怪不怪。然而当我再靠近企图合照的时候,它居然头也不回地穿过铁门,扭屁股走了。坐在观海长廊,一只鸟儿居然在栏杆上遛弯儿?遛弯儿!清爽的海风阵阵袭来,它就安然的走啊走啊走。此外还有一些岛上其他猫猫狗狗互相追逐鸟飞猫跳的日常,奈何它们都不赏脸啊!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已而夕阳在山,人影散乱。意外走到一条静谧而空旷的巷子里,我看到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面对着前面游人络绎不绝的路口伫立着。夕阳的光线打在她的背上,拉长的日影仿佛凝固了时间,但却无法凝固眼前的喧嚣。百年鹭江,风起云涌,老人见过鼓浪屿的无数风浪,却又怎能预料到打破沉静的,是游客的喧闹声。但谁又能猜到老人内心深处真正的声音呢?我不敢继续向前走,生怕继续走会破坏这无数个喧嚣的日落中,片刻的寂静。